中国期货业协会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中国证监会      美国期货业协会FIA     国际能源经济协会      中国期货保证金监控中心     能源

美国石油协会       国际铝业协会          南海铝型材协会    美国铝业协会        中国橡胶工业协会      美国大豆协会          橡胶

国际橡胶研究组织     农产品             联合国粮农组织    中国棉花协会        美国农业部

新浪财经     中国经济时报     中国财经信息网     金融时报     新财网     生意社

版权所有 © 山西三立期货经纪有限公司   晋ICP备05000265号  网站管理:中企动力太原

后台管理

>
>
>
浅析金融机构反洗钱可疑交易“零报告”现象
客户服务电话:
400-098-6699
报单电话:
0351-8689800/8689803
公司传真:
0351-8689801
山西证监局信访投诉电话:
0351-7218142
客户投诉电话:
0351-8689068
客户投诉邮箱:
sxslqh@yeah.net
 

资讯详情

浅析金融机构反洗钱可疑交易“零报告”现象

浏览量
【摘要】:
根据有关数据统计,90%的大额交易都与犯罪无关,90%的可疑交易都与犯罪有关,因此可疑交易是反洗钱资金监测分析的重点,履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就显得十分必要。有关数据显示,部分金融机构反洗钱可疑交易出现了“零报告”现象。通过调查发现其原因有四:   一、反洗钱工作生态环境欠佳。主要反映在:一是全民反洗钱意识淡薄,对反洗钱工作开展的现实重要意义认识不够,缺乏对“无被害人犯罪”洗钱活动的正确认识;二是金融


         根据有关数据统计,90%的大额交易都与犯罪无关,90%的可疑交易都与犯罪有关,因此可疑交易是反洗钱资金监测分析的重点,履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就显得十分必要。有关数据显示,部分金融机构反洗钱可疑交易出现了“零报告”现象。通过调查发现其原因有四:

         一、反洗钱工作生态环境欠佳。主要反映在:一是全民反洗钱意识淡薄,对反洗钱工作开展的现实重要意义认识不够,缺乏对“无被害人犯罪”洗钱活动的正确认识;二是金融竞争激烈,金融机构经营目标与法定义务相抵触时放弃了义务履行,片面强调利润最大化。

         二、反洗钱社会成本高,金融机构反洗钱主动性难以调动金融机构是反洗钱的主阵地,根据反洗钱监管要求及反洗钱工作的实际需要,金融机构在反洗钱方面会增加制度成本雇员成本检查成本档案管理成本,如果金融机构付出的成本得不到适当补偿,则其参与反洗钱的积极性将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可疑交易报告质量难以有效提高。3号令施行前,几乎所有的金融机构都采用了以央行2006年修订的《金融机构大额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为核心依据的规则筛选系统,将符合“办法”中所列规则的交易进行自动抓取,然后经过人工分析后加以上报。基于客观标准筛选的监控体系长期主导反洗钱核心技术。金融机构在开发与实施可疑交易监控时,仍然以围绕合规管理,以迎合监管条款要求为核心,而非切实发挥主观能动性与创造性、按照风险为本导向实施交易的监控。加之基层员工反洗钱专业技能培训少,当金融机构业务系统提示为可疑交易时,有关业务人员未进行认真审查,甚至根本不审查就确认为正常交易,这样做导致失去大量的有价值信息

四、人民银行权力的“丢失”,导致警戒作用削弱。金融机构众多,而人民银行人力、物力、财力有限,直接导致人行权威丧失和金融机构履行法定报告义务的怠慢。

        五、异常交易的筛选、人工分析、识别及报告未能有机联系和融入到日常经营活动中。各金融机构反洗钱机制和岗位从制度上基本落实,但在实际操作中却往往难以融入到日常经营活动中,可疑交易人工分析、识别往往流于形式,客户尽职调查与异常交易分析脱节,人工分析、识别甚至上报的可疑交易往往集中于明显涉嫌洗钱、恐怖融资等简单判断的可疑交易识别的局限上。

        如何杜绝可疑交易“零报告”现象出现?

        一是加大宣传和监管力度,营造反洗钱社会氛围。要加大对社会的反洗钱宣传,普及全民反洗钱知识。

        二是建立有效的反洗钱激励机制,激发反洗钱的内部活力只有建立激励相容的监督管理制度,才能真正将外在的义务内化为金融机构履行好义务的动机,在现代化金融企业中已形成了股东利益最大化和员工利益最大化的均衡协调机制,建立有效的反洗钱激励机制,就是对反洗钱工作特别是可疑交易报告工作融入利益最大化机制。

        三是实施查处相结合是发挥警戒作用最好办法,处罚到位才能真正树立金融机构履行反洗钱职责的责任感。

        四是建立灵活的可疑交易报告标准制度 3号令在规章层面明确了金融机构切实履行可疑交易报告义务的新要求,有助于金融机构提高可疑交易报告工作有效性,有助于预防、遏制洗钱、恐怖融资等犯罪活动,有助于维护我国金融体系的安全稳健,有助于进一步与国际标准接轨。